噶瑪巴金剛舞 護門舞 獨舞四十分鐘

歷史會記得這一天。我們會記得這一天。因為這一天,法王噶瑪巴跳金剛舞。

因為這一天,成年後的法王,離開藏地、住錫印度的第十七世噶瑪巴,第一次在印度主法修持噶舉傳統金剛舞,這在噶舉教法歷史上,別具紀念性的意義。距上次法王在楚布寺跳金剛舞,都14年了,當年13歲的少年噶瑪巴,已成為27歲的青年法王,噶舉教法也在雪域之外進一步弘傳到全世界

■修持地:第十六世法王蠟像現身

第十六世法王聖像現身,是「金剛舞」正行上場前,抵達會場的大眾第一個驚嘆號!

當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一陣子的第十六世法王聖像,終於出現在舞台上,雖不意外,但因為太栩栩如生了,大家心裡還是不免驚嘆一聲:「真是太像了!」

大祈願法會舞台今年因為不同主題而換了新貌。2009年第一次啟用的大祈願舞台,是巨型蓮花造型,上演了感人的「密勒日巴」舞台劇。2010年底,第二次啟用,法王重新設計,在長幅五色旗莊嚴的藍色天幕、金黃華蓋下,法王在這裡開示了「菩提道燈論」,給予了「蓮師灌頂」。

今年,它是「金剛舞」的修持地。

大舞台最上方,新安奉了一尊釋迦牟尼佛大型佛像,身披法會期間僧眾每日更換的絲織金色法衣,背後襯著雪域聖山岡底斯山的巨型畫布。佛陀聖像前方,是2010年底安奉的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聖像,前方為今年首度對大眾公開的第十六世法王讓炯日佩多傑聖像。這尊在泰國恭塑的等身高蠟製坐像,神態栩栩如生,臉上停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宛如安住在禪悅中,彷彿會隨時起身說法,令人生起敬慕之情。

舞台中央,安奉瑪哈嘎拉、瑪哈嘎里、善金剛三尊雕塑彩繪得十分精緻的大型塑像,法相上暫蓋黃布,表示尚未開光。舞台前方左側,安置著上午六時自大殿迎請來的「大黑天」頭像造型的大型朵瑪「哈俠兒」(藏音),意思是「開口笑」,製作十分精緻,令人心生歡喜敬意。一早典禮開始前,法友魚貫上前頂禮、獻哈達。

■前行:馬拉松式日夜修法

多數金剛乘弟子都知道,「金剛舞」是個大法,而且絕不只是舞台上看得到的「跳金剛舞」而已,看不見的部分工程更浩大。

「金剛舞」馬拉松式的前行準備修法,在前一天黃昏就不間斷地徹夜展開了;修持特殊「金剛舞」的行者,甚至三天前就要開始閉關。

這一次法王噶瑪巴主法的「金剛舞」也一樣,遵奉密續典籍的嚴謹前行修法,從前一日19日黃昏6:00已如法開始,數百位噶舉各寺院僧眾在德噶寺大殿,連續修持十多小時「金剛舞」前行修法。今天上午6:00,法王修法加持了原本安奉在大殿的大型朵瑪「哈俠兒」(開口笑),加持過的朵瑪,7:00以鼓號樂隊迎請移奉至今天「金剛舞」正行修持場地:大祈願舞台,莊嚴圓滿,諸事具備,就等「正行」上場。

■正行:法王獨舞,萬眾矚目中上場

上午8:10,鼓號聲中,「金剛舞」正行上場。

1.第一支舞「安地舞」:
在戴面具的法王子蔣貢康楚仁波切主導帶領下,戴著各種本尊頭相暨大鵬金翅鳥、鹿、牛等各式面具,莊嚴著裝的二十多位喇嘛舞者上場,環繞成圈,手執普巴杵、戛巴拉等法器,在觀想與禪定中,依法鼓與鐃鈸有節奏的敲擊聲,踏步、旋轉、跳躍、舞動,修持「安地舞」。最後拋擲稻稈(sandra),象徵淨除障礙。這支舞是金剛舞重要作者策旺上師依聖觀中所見而著的八部金剛舞老法本之一。

特別的是,隨後立於中央的持香師,是隨十六世法王自藏來印的老侍者。第一支舞,修持約25分鐘後完成。

2.藏式默劇串場:第一二支舞中間,有兩位藍衣與黃衣駝背造型小丑(Ajaza),表演藏式默劇,舉止逗趣,還跑下台,與攝影師即興互動,台下不斷傳出笑聲,席間年輕喇嘛反應尤大,時而爆出掌聲。
9:10,萬眾矚目中,法王噶瑪巴著護法佛母服、以金剛舞修持形式,首度登場,現場許多法友情不自禁地「啊」了一聲,隨即合掌,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

此時法王所修持的「開光」儀式,是第十四法王特秋多傑所創的象徵式迎請本尊,法本則是第十三世法王堆督多傑所著。

頭載一尺高沈重寶冠,身形原本高壯的法王,此時身長超過200公分,十分威嚴,手執弓與箭,雙頰點紅點,在多位香燈師隨侍環繞下,眼神深靜,安住禪定中,踏步、旋轉、躍動,接著至大黑天造型朵瑪「開口笑」前,修持念誦儀軌,間以甘露等環繞朵瑪揮灑獻供。結束獻供後,法王在瑪哈嘎拉聖像前披虎皮紋織毯的座椅坐定。

4.第三支舞「骷髏舞」:9:35,在一陣鷹鷲長鳴聲後,第三支舞「骷髏舞」上場。四位白骨骷髏扮相、面戴骷髏面具的喇嘛舞者上場修持,腳繫鈴鐺,舞動時鈴聲叮叮。這是忿怒尊的修持,內容描述對本尊的特殊供養。法王持續安坐在正中主尊聖像前觀看舞者修持。

5.第四支舞「二鹿二野犛牛(藏音:shah-nyi-yak-nyi)」:9:40上場,四位舞者兩位著犛牛面具、兩位著鹿面具,右手持長刀、左手持小戛巴拉起舞。

6.第五支舞「魔與地靈(藏音:dul-jan):9:55,由四位舞者戴藍色與深紅面具上場,手持刃帶紅痕的長刀法器。第四、第五這兩支金剛舞,都具有「降伏敵人」之義。

7.第六支舞「護門舞(藏音:go-ma)」:10:05,法王再次起座,修持本次金剛舞最受矚目的重頭戲:第十四世噶瑪巴特秋多傑所創、長達40分鐘的女性本尊獨舞「護門舞」。

法王先手持銀色帶勾十字金剛杵法器,後雙手拈深藍金剛結修持,其後再持藍色金剛結中繫垂墜舞動修持,其後再換持金剛鈴修持,其後雙手持二羽毛修持,其後短暫持銀色普巴杵修持,隨即換回最初之弓箭。法王獨舞至10:46圓滿。

8.第七首舞「四臂怙主」(gyun-cha-shi):四臂怙主,即指「四臂瑪哈嘎拉」,是二十多位喇嘛的群舞。

9.第八支舞「鹿舞」(藏音:shah- wa):十分激烈的獨舞,長達30分鐘的執劍飛躍、旋舞、劈砍,剛勁有力,即使純就舞蹈的肢體美學亦頗有可觀。現場法友公認,這是除了法王金剛舞之外,本日全場好看度「第二名」。

這支舞是譯師巴青嘎所創,據說當他於淨觀中見到瑪哈嘎拉金剛舞時,同時見到瑪哈嘎拉心中化現出一隻鹿,而牠殺死了那些傷害眾生與佛法的鬼魔。

傳說此法極為威猛,且最後的猛力劈砍,象徵最後的除障工作,砍後擲劍,劍落方向,傳統上視為卜吉凶之依據。為示慎重,傳統上修持此舞的行者,事前需閉關三天,且抽簽決定修持者,一般僧眾都對擔綱這項修持感到責任沈重。

10.第八支舞「守護淨土舞」(藏音:Zhing-skyong):指守護阿彌陀佛的淨土,是群舞,戴獅子面具。

第六、七、八三支舞,都是譯師巴青嘎所創,他是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的主要上師之一,赴印度後,在淨觀中見四臂瑪哈嘎拉跳舞,圍繞眷屬,後傳回西藏,譯師也成為金剛舞傳承中重要的上師。

上午的金剛舞修持至12:30,暫告一段落。下午休息後繼續。下午的金剛舞修持期間,法王噶瑪巴和二大法子,除了第九支舞嘉察仁波切上前至舞台修持,一直坐在三大聖像後方的法座上,座位後方即是第十六世法王,再上去是第一世法王蠟像,最上層是佛陀,恍如真實可見的「傳承皈依境」。

11.第九支舞「瑪拉雅」(梵語ma-ra-ya):這是下午最受矚目的舞,因為在噶舉金剛舞傳承中地位重要、身兼金剛舞教學重任的嘉察仁波切,即將上場修持。這依然是一支面具舞,二十多位舞者環繞成圈,其中主要舞者即是噶舉金剛舞重要傳人:嘉察仁波切。仁波切身穿黃色本尊服、胸前戴圓鏡、頭戴金色面具,右手持劍、左手持銀色戛巴拉,威嚴舞動修持。金剛舞中的主要舞者胸前會戴圓鏡,是象徵「遍知一切的智慧」,能清楚顯現一切,但了知一切都是空相。

12.第十支舞「七八舞」(藏語:dun-ge):七八是舞步名,也是一支面具群舞。
第九、第十是真正的黑袍怙主瑪哈嘎拉金剛舞(前八者皆不是黑袍護法傳承),是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在聖觀中見黑袍怙主而著。

第十支舞結束後,下午3:25,法王與二位法王子出現舞台上,分別向瑪哈嘎拉、瑪哈嘎里、善金剛三位聖像獻哈達。隨即進行第十一支舞。

13.第十一支舞「黑帽舞」(藏語:Zhwa-nag):由僧眾所跳群舞,第八世法王米覺多傑所教導,不戴面具。這兩段舞蹈的服裝並非噶瑪巴所創,傳說其根源可追溯到西藏末代國王朗達瑪,他因為破壞法教而遭暗殺,刺客當時穿的即是此金剛舞的服裝:黑帽與黑袍。

此舞時間甚長,從3:50開始,一直修持至4:50。第十一支舞結束,金剛舞正行圓滿。

■結行:火供「開口笑」朵瑪,掛大黑天大唐卡

全天的「金剛舞」修持即將圓滿。之後開始進行結行「拋擲朵瑪」的火供朵瑪儀式,金剛舞行者繼續留在舞台上,圍成一圈,維那師、軌範師圍多瑪跳「朵瑪舞」,軌範師是嘉察仁波切。

此時開始由上而下拆解「哈俠兒」(開口笑)大朵瑪至牆外火供,從頂蓋開始拆解,最後在清理完掛在主座上的哈達及供養之後,整個「開口笑」經由中間走道抬至牆外火供,只剩基座抬回,5:15,鼓號聲齊作,舞者加持基座,

隨後,由十三位維那師、十三位鼓手繞圈奏樂,樂名《勝者之樂》(藏音:gyal -yang),金剛舞舞者繼續在台上修持,意為「投擲朵馬」後的圓滿收場。這首樂曲過去就有,本來是在大殿修持,首次移至戶外,是從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洽多傑開始。

5:35,法會最後高潮即將登場。在大家期待中,一幅捲起的巨幅唐卡從中間走道緩步抬入,5:45,巨幅唐卡漸漸升起、升起,三層樓高的巨大瑪哈嘎拉赫然現身面前,在黃昏的金色光中,顯得無比莊嚴。接著在馬爾巴大師所著的〈吉祥靈燃〉歌聲中,結束了看得見、看不見的部分加起來,實際上修持了24小時的「金剛舞」法會。

(中文報導:黃靖雅/攝影:噶瑪善治、噶瑪多傑嘉晨、Palten Nyima)

來源: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中文網

 

hide totop link